天柱山-关于天柱山的文章_游记随笔 - 注册送体验金官网

注册送体验金官网

时间:2018-07-27    阅读:13 次   


  篇一:天柱山游记
  天柱位皖安庆府潜山县内,承太行之脉,吸长江之气,古谓南岳也。戊子端午,驱车前往,山路蜿蜒,曲折不断,炊烟袅绕,菜油飘香,云雾萦绕于山间,嗟夫!山里人家,故我神往也。
  过群山十里,至天柱山腰,佛光寺,南门也,停车徒步,拾阶而上,时而鸟鸣,涧水潺一潺不绝入耳,期间过咸丰摩崖石刻曰:“混元霹雳”“望月亭小憩,初窥天柱一灵秀也,携妻儿于索道,何谓索道?乃云梯也,随道行于山间,此似神者飘逸与云雾间,俯天柱隽秀其美,深茂叠翠。仰其峰峦突兀,拔地而起。炼丹湖畔,喷雪吐玉,回狮峰前,雄狮吼天,奇石垒石,顶天地,凌云霄,擎日月,唯独尊,忽明何为天柱也!
  梯毕,疾步天柱顶也,遁石穴,过石径,观奇石,望石壁,现皖公,仰巨崖之上,皖巡抚王公笔"云归"也。拜月台前,望柱峰,雾锁天柱,百步梯里,过云梯,寸步艰难,总寨关上,古炮台,炮响悬崖,渡仙桥洞,横石如城。叹天地之造化,惊南岳之险峻。信步下,遇挑夫迎上,噫!此精神可比天柱之松也。
  下止南门,雨顷刻瓢泼,呜呼!有乃神助,天柱山,天助我也!
  
  篇二:天柱山,原来你也在这里
  一袭檀香,紫烟袅袅。
  看左边简单的纸言片语,右边是拍摄的几行图片,图片上的笑靥是千年古檀树间的唯一新枝。
  万卷古今消永昼,一窗昏晓送流年。那被埋藏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婉约情怀,簌然荡起微微涟漪,想起《儒林外史》对金陵城的描写:“不论你走到哪一个僻巷里面,总有一个地方悬着灯笼卖茶,插着时鲜花朵,烹着上好的雨水。”恍如一个雅致的转身,倾翻我紧握手心的茶杯,打湿我一地的相思。怎样风雅的地方啊!就如安徽潜山,来或者不来,我愿以这样枯坐的姿势意兴阑珊。
  蝶恋花姿已菊霜,这样的季节是最适合旅行的。(中国散文网 www.melissacorkumphotography.com)
  汽车蜿蜒在七仙女的故乡——安徽省潜山县境内,一路山青水秀,景致宜人。
  小桥湖畔,曾经的杨柳依依挽留不住岁月的脚步,在季节的身前悠悠转身,将满怀清愁傲慢的丢入秋水,唯留一份铅华落尽的素淡。秋水共长天一色,那一弯秋水,如柔美的女子,未施粉黛,却是静美而安然,随处可见的秀颀山竹,依然不肯褪尽一袭绿纱,那一抹颜色,沐着暖阳,就像是母亲的手,与世无争。
  这不就是我童年时梦中的景色么?原来你也在这里。
  哪一个是焦仲卿的家?“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”的刘兰芝,是否还在窗下“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”?
  一位思想传统的女子,遇到了孝顺厚道,正直纯朴的他,是一件多美好的事。夫妻恩爱无比,偏偏善良懦弱的焦仲卿不敢稍弗家慈“严训”,最终违心休妻,仍存幻想,直至团圆之梦破灭,心已死、念成灰,终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自挂东南枝的殉情之路。
  “孔雀东南飞,五里一徘徊”,隔着一千多年的春秋,依然格外让人悲。转角处的灯火,那样荒凉,昨天留下的,让我温柔的感伤。有些人,这一辈子都不会在一起,但是有一种感觉,却可以藏在心里守一辈子。
  宝马香车,锦衣玉食,现实的爱情,掺杂了多少条件啊,那些爱情,甚至超过了爱情本身。
  当《非诚勿扰》里的女子高调地宣布“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,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”的时候,关于幸福的婚姻,有了最直接了当的回答。时代造就爱情,纯真的“焦刘婚姻”东南飞了,昔日凄美的爱情已成为千古绝唱,回忆的只有那若隐若现的“兰芝”弹奏箜篌声……
  沉浸在复古的忧伤中,高耸入云的天柱山一恍就在眼前。晚秋薄凉的空气洗去路途辗转的风尘,漫山醉意的枫叶,于温软妩媚中,多了几分厚重和古雅,山中游人的欢笑唤醒了一个秋天。空气也变得清澈透明,天柱山,她的美丽,正要开始。
  “天柱一峰擎日月,洞门千仞锁云雷”,曾被汉武帝封为南岳的世界地质公园安徽天柱山,在雾蔼岚岚中,悄然掀去面纱,温情脉脉地打坐在最高云端,微笑地俯视着攀登她的人们。
  像一幅明清的山水画。
  像一棵迎客松。
  是陈淳山画里的老松,虽有枯瘦之凉,却无时光之寒。
  山中奇石林立,形态各异,气势恢弘,端严雄浑,构成一幅幅绝险的自然景观与巧夺天工的人文景观的和谐画图。最令人称奇的是,这里到处都有先人留下的摩崖石刻,或纪游,或纪胜,或赋诗咏景,或撰文抒志,书法精美,遒劲婉润,恰似行云流水。这些不同年代、不同民族文字的摩崖石刻,或富于天然之意趣,或体量巨大、或为名家手笔……琳琅满目,真草隶篆,各呈异彩,内容博大精深,诗文辞赋兼收并蓄,为秀美的自然风景增加了深厚的人文内涵。
  我小心翼翼地踩踏在蜿蜒的石阶上,轻轻地拂开面前的红枫和翠柏,忽然想如果遇到“静坐南山舞玉箫,琴棋书画任逍遥。丹心不索闲庭绿,自有墨香雅室飘”的某一位文人隐士,多好啊!陶渊明这位自号“五柳先生”的东晋隐者,就是以这样一种倔强的方式,生生不息地活在后人的心里。
  他挣开了名利,抛开了流光,住在光阴里,采菊东篱,写字读文,不言离弃。他是一个强大的精神宇宙,外面罩着一个人事练达、淡定通透的世俗的外壳,而把精神世界寄情于山水,用易感的心与大自然交流,不奢求众望瞩目,只安静如一山一水一花草的寡言兴盛,不浓不淡,宁静从容。
  铁马冰河入梦,而他心里是杏花春雨。
  感谢他,在人情冷暖的世界里,支撑起当时读书人的精神家园,否则,读书人的精神家园会黯淡无光,萧瑟寒冷的。
  多少人将万水千山走遍,一生都寻不到灵魂的家园,只因他们不知道:尘世是唯一的天堂。
  我庆幸,遇到了尘世唯一的天堂,可以安放美和爱的终极梦想。
  不知何时,觉得自己心胸开阔了,在慢慢旅行里面,修正了自己的偏见和主观。所以,旅游绝对不只是向外的观察,更是向内的反省。就如我所看到天柱山,他的枝形叶貌,即使这个世界突然间回到亿万年前的洪荒,我依然会看到他独有的模样。
  因为,他一直在这里。

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melissacorkumphotography.com/sanwen/1382334.html

猜你喜欢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mail:2771795825#qq.com(#替换@)
展开